‘温泉杯’澳门新莆京手机网站:新时代原创童话擂台赛,儿童文学主要表征了成人对童年的看法

 好书推荐     |      2020-05-15 09:09

儿童文学评论家杜传坤同样提到了“伪童真”的问题,她说:“当现代性所标榜的二元对立逐渐制度化,便会走入一个封闭的话语空间。以这样的对立来想象儿童及其童年,就可能在作品中将儿童或成人的世界‘他者化’来突出儿童与成人的差异性,从而拒斥共性与互融。无论是以成人的睿智理性来映衬儿童的幼稚无知,还是丑化成人形象而凸显儿童形象的美好,最终塑造出的概念化人物和‘伪童真’都会大大削弱儿童文学的艺术魅力,导致童年书写的单薄、失真以及同质化。”杜传坤建议:儿童文学只有超越儿童/成人之间简单的二元对立,关于生命、死亡、苦难、爱、文明等大主题才能理直气壮地延续,以艺术的方式去表现深度与厚度,与孩子分享大美、大爱、大智慧,也才能“为人类提供良好的人性基础”。

开幕式上,浙江省作家协会党组副书记曹启文代表省作协、《少年文艺》杂志社主编谢倩霓代表杂志社,分别授予武义县“儿童文学阅读创作基地”牌子,自2016年武义县启动“童话武义”建设工作以来,已有中国儿童文学研究会、浙江省妇联、浙江师范大学、《儿童文学》杂志社等社团和单位在武义县设立阅读创作基地。

在创作文化上,有了从“西式”到“中式”的文化转向。近年来的原创童话发展,从过于欧式、日式,变得开始注意中国元素的存在,原创作品越来越多包含了中国式的气质与禀赋。中国文化、中国思维、中国情感,融化在童话故事的点点滴滴之中,构成中国文化有机的支撑。而童话的中国文化逻辑,越发体现在作家们的创作之中。

在富有浪漫气息的童话作品之中,汤素兰的《驴家族》、汤汤的《到你心里躲一躲》、陈诗哥的《风居住的街道》,都运用与以往传统童话不同的后现代艺术手法,建构新的童话意境与诗学秩序,为中国童话创作注入了生机和活力。

纵观近五年的儿童文学短篇作品,作家们或深入内心去寻找童年诗学,为孩子建构本真世界;或从地域风土人情和传统文化里,让中国孩子的童年精神茁壮生长,富有使命与担当。中国原创短篇儿童文学对精神深处的童年书写,表征了当下成人对童年意义的祈望,既希望孩子能在与自我、他人和世界的交往与对话中,实现个人生命的成长,又期望孩子们在迈向成熟的路途中,在内心保持一份本真,抵御得住岁月的风雨。

儿童文学理论家方卫平借用了中国古代哲学“道”与“器”的概念,提出要辨清儿童文学的发展方向,就不能不认真思考相关的童年观与童年精神问题。他指出,今天的儿童意识也可能会滑落为一种伪童年本位意识,要警惕把儿童自我意识等同于儿童唯我意识,把儿童中心等同于儿童自我中心。虽然只是一两个字的差别,但其中的童年观和童年精神,可能谬以千里。所谓伪童年本位的儿童文学作品,表面上格外突出对童年游戏和娱乐生活的表现,对童年存在感与实践力的肯定,以及对儿童相对于成人的生活权力的张扬,但所有这些却是在一种狭隘、油滑、自我中心的童年姿态中得到表达的。他认为,在儿童文学书写中,在张扬童年的天性和特质的同时,保持一种纯真和良善是十分重要的。

开幕式上签订的汤汤奇幻童年品牌战略合作框架协议,依托本土著名作家汤汤的作品影响力,以北京至乐汇粹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为平台,双方共同合作进行“汤汤奇幻童年系列”作品改编儿童电影、网剧、儿童戏剧开发及儿童戏剧培训等,将书里的故事搬上舞台和银幕。

在与会专家们看来,本次童话创作大赛,体现出了三个创作转向。首先是创作思维上从“给予”到“认同”。多年来,中国童话“以儿童为本位”的思想在创作中有了基本的实现,从把童话视为给予孩子的“产品”,到寻找自己内在的童心,并通过创作表达出来,感染孩子与成人,原创童话作家在这方面已经有所努力。但如何真正触及儿童内心深处柔软的世界,作家们依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老中青少,四代中国儿童文学作家整齐亮相,阵容强大,既有96岁高龄的著名儿童文学作家、翻译家任溶溶,也有新世纪成名的年轻作家小河丁丁、冯与蓝等。作家阵容中还有中国实力派小说家任大星、任大霖、张之路等,童话作家张天翼、严文井、葛翠琳等,寓言作家金江、孙建江等,科幻文学作家郑文光,报告文学作家孙云晓、韩青辰等。该套书集中而凝练地把中国实力派儿童文学作家的代表性作品全面而深入地展示出来,尤其是评论家方卫平画龙点睛的品读,为提升读者鉴赏水平搭建了一座诗与美的智慧桥梁。

短篇小说除了继续在校园小说、儿童生活小说、乡村题材小说等方面保持应有的可读性与艺术性水准之外,越来越多的作家在努力开发自身生活土壤的文化富矿,将风土人情、民风民俗作为童年叙事的文化土壤来生长出人物和故事。例如王勇英的《水药》《青碟》等作品,立足于广西客家生活的风俗特色,演绎了一种严谨、认真、淡泊名利而独有坚持的匠人精神,其中有通过孩子的视角来感知生于斯长于斯的乡土人文,也有对非物质文化面临难以为继窘境的忧思,体现了作者的文化担当,即在社会快速发展中,将某些不可丢弃的优秀传统价值,以文学的方式言说给孩子。这种文化担当,以另一种方式体现在张之路的《拐角书店》中,小说蕴含了对时代发展进程中不得已而消逝的事物的怀恋和感喟,一家面临旧城改造而被拆迁的拐角书店,如同一个精神与文化的地标,也好似于求知若渴年代里亮起的一盏灯火,提示着现代文明不仅有高楼大厦,还应该有对文化的敬畏和尊重,这种带着现代性的反思意涵,提升了儿童小说的品格。

现代文学的半壁江山由浙江人书写,在改革开放以来的儿童文学发展版图中,浙江儿童文学也是极具分量。与会的作家学者回顾了40年来浙江儿童文学取得的成就,更以高屋建瓴的视角,再度审视儿童文学的地位和作用,直指当下儿童文学存在的“伪童年”缺陷,对如何进行“好的童年书写”,提出了开放性的尖锐的意见。

今年的童话大会内容极为丰富。全国首届“温泉杯”短篇童话创、全国第四届“奇思妙想童心飞扬”小学生童话创作、 全国首届“拥抱春天奇妙童书”亲子图画书创等三大赛事,共征集稿件4109件。全国32个省市近80个地级市的文学爱好者、学生及家长参加比赛。新宅安凤和大田碗铺两个童话村举办特色“童话武义之旅”,以生态、童话、童谣为元素,吸引了上千名游客前来。武义县还与《儿童文学》杂志社合作,每年联合主办“‘温泉杯’新时代原创童话擂台赛”暨“新时代中国原创童话论坛”。此外还有童话作家送教山区留守儿童公开课、新时代中国原创童话论坛、“婺韵童声”少儿婺剧比赛、亲子图画书大赛及“奇妙童书风铃屋”展、亲子童谣创作朗诵大赛、古村奇幻童话创作采风、名家画名城写生作品展、武义文旅产品推介展示活动等精彩活动。

以虚构形式把握当代精神

随着时代的发展,儿童文学一直以特有的方式,对生命存在和文化哲学做诗性探索与追问,在这些编选的作品之中显得尤为突出。高洪波的诗歌《我喜欢你,狐狸》颠覆了人们对狐狸的“坏”印象;金近的童话《狐狸打猎人的故事》,用民间故事的传奇手法,把狐狸的智慧淋漓尽致地描摹出来;沈石溪的动物小说《再被狐狸骗一次》,则以写实的手法勘探生命的两难境地以及爱的复杂性。

可以说,中国原创儿童文学的高度是由短篇儿童文学作品像地基一样,一块一块垒起来的;对于整个中国原创儿童文学和作家的创作历程而言,这样的比喻都是恰当的。很多创作上炉火纯青的中青年骨干作家以及崭露头角的“90后”“00后”作家,其创作积累和艺术成熟都离不开短篇作品的磨练。期待未来原创短篇儿童文学作品能更加深入到孩子的生活领域和精神世界,朝向孩子,朝向经典。

中国改革开放为浙江儿童文学发展注入了强劲的动力,也将为浙江儿童文学的未来发展保驾护航。

本届大会上,以著名儿童文学作家蒋风命名的“蒋风儿童文学奖”举行了启动仪式。该奖项两年一届,由中国儿童文学研究会指导,武义县委宣传部与浙江师范大学联合主办,分“青年作家奖”和“理论贡献奖”两个子奖,其中“青年作家奖”单项奖金达到10万元。评奖委员会下设办公室,负责人由浙江师范大学和武义县童话办相关人员担任,共同推进儿童文学发展,繁荣哲学社会科学。同时启动的还有2020“童话年”及第二届“温泉杯”赛。

冯臻对本次短篇童话创作大赛的351篇参赛作品、24篇入围作品、9篇最终获奖作品做了分析和评述。他认为,本次比赛的评选结果是中国当代原创童话发展史的缩影。在童话观念、艺术手法、情感维度、思想感情方面,这次比赛表明了日益发展的童话美学观念嬗变与不平衡、不充分的童话创作实践之间的关系,“本次比赛不乏非常优秀的参赛作品,但稚嫩的、观念化的、平庸的作品也不少,中国当代原创童话,亟待艺术上进一步‘脱贫攻坚’。”

20世纪五六十年代中国儿童文学以追求崇高、团结互助、奉献精神、积极乐观、勇敢坚强等为主流情感价值。张有德的《妹妹入学》截取了一个精彩的生活片段,哥哥小星拉着妹妹的手去上学,小说一方面活画出两个天真可爱、积极进取的孩子形象,另一方面也可以看出那个时代家庭生活和学校生活。在家里,妹妹上学是哥哥的“责任”,学校里学生不仅要学丰富的书本知识和社会知识,还要懂礼貌、讲规矩等。任大星的《吕小钢和他的妹妹》,吕小钢在帮助妹妹进步的过程之中,也完成了自我成长和超越。这两部作品活画出五六十年代中国的家庭生活和学校生活,亦如方卫平所说体现“单纯、明朗、积极寻求群体认同的童年精神和价值取向”,而这一价值取向不只局限于学校,也是那个时代中国社会人们精神面貌的一个缩影。

近五年来,长篇儿童文学的创作取得的成绩有目共睹,短篇儿童文学作品也同样绚烂多姿。成熟的儿童文学作家在短篇儿童文学领域笔耕不辍,如曹文轩、张之路、常新港、祁智、汤素兰、彭学军等,均有短篇佳作发表;中青年作家更是非常活跃,如薛涛、黑鹤、翌平、三三、韩青辰、汤汤、李秋沅、舒辉波、陈诗哥、顾抒等,不断拓展和丰富着短篇儿童文学的艺术疆域;令人惊喜的是,像邱勋、杨啸、李有干、李亮等年逾七十的老前辈们,也屡有短篇佳作诞生。

楼倩表示,从2003年起,因为国家新闻出版署实施的主题出版工程面世,十余年内主题出版的数量翻了几番,社会效益至上已成为出版行业坚守的行业准则。儿童文学作为图书市场的宠儿,自然成为主题出版最受关注的板块之一。2018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2019年是新中国成立100周年,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2021年建党100周年,在这样的历史节点上,必然会出现一批反映相应主题的献礼之作,儿童文学作品也不能缺失。

武义是一个生态之城,74%以上的森林覆盖植被与丰富的地下温泉资源交合,云蒸霞蔚、奇幻万千。童话般的生态环境,孕育了一批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家。武义青年女作家陈巧莉、雷皓、巩春林创下了一年一个“冰心奖”的佳绩。省“五个一工程奖”获得者汤汤以本土化题材、质朴的语言、空灵的意境,创作了无数优秀童话,为武义发展童话文创事业奠定了基础。

4月13日,由《儿童文学》杂志社、浙江省作家协会、浙江师范大学儿童文学研究中心、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联合主办的“2019中国—武义童话大会:新时代中国原创童话论坛”在浙江举行。儿童文学作家、批评家蒋风、徐德霞、孙建江、纳杨、汤汤、吴翔宇,以及《儿童文学》擂台赛之“温泉杯”短篇童话大赛的获奖作家参加了本次论坛,并围绕 “气质、格局与境界——中国当下原创童话艺术探寻”展开深入讨论。论坛由《儿童文学》杂志主编冯臻主持。

回望这些儿童文学作家走过的光荣荆棘路,既能看到中华人民共和国70年社会生活的辉煌历史,又能精准地捕捉到中国儿童精神世界的华美侧影。这些精致的短篇佳作,泛着智慧之光,带着情感温度,如一股股涓涓细流,滋养着几代中国人的童年生活和情感世界,成为中华文化弥足珍贵的纯真美好诗篇。

进入新世纪以来,中国儿童文学呈现了飞速发展的态势,尤其是近年来,原创儿童文学在广度与深度上不断拓展,丰富的题材、多元的风格、自觉的艺术探索,彰显了当代儿童文学作家对童年的多维度表达。其中有市场需求的增大、出版的繁荣,创作队伍的壮大等促进因素,更主要的是作家在当下的社会文化语境、儿童生活情状里,在创作上不断致力于童年价值与意义的探寻。

儿童文学评论家胡丽娜表示,自从当了妈妈之后,从儿童文学研究者转换到母亲的身份密切观察童年生命、进行幼儿文学阅读试验的时候,自己对儿童文学与现实功用,儿童文学的教育性等话题,对童年感觉如何在幼儿文学中进行传达有了新的感想。在日常言行中,在孩子的自言自语中,她看到了幼儿生命,以他的认真、纯粹不断在探究“世界为谁而存在”“我来自哪里”等试图用各种文学去表现和阐释的重要话题。她感叹道,孩子远比我们大人要更认真投入地在生活。幼儿文学写作的追求或许也正在于既接近儿童的生命感觉和生活,又绝不仅停留于对生活的还原和描摹,而是在看似“无意思”的日常中写出“无意思之意思”,让幼儿文学亲切、自然中升腾出隽永恒久的意味,这或许是理想的幼儿文学应该有的样子。

澳门新莆京手机网站 1

纳杨回应了在场作家关于童话“虚实”问题的困惑。她强调,幻想是童话的基本元素,但童话脱胎于实在的、现实的世界,童话的逻辑也就是人内心的逻辑。无论是《丑小鸭》《卖火柴的小女孩》等经典童话,还是武义本土作家汤汤《门牙阿上小传》等作品,都是基于现实生活的事实与细节而产生的,这让其更显真实而伟大。高水准的作家往往以虚构的形式精准地把握住了当代精神,如果幻想跳出了现实逻辑,无根的幻想,会削弱童话的力量。

这套选集在体例设计上富有创意,突破以往文体限制,不再沿用小说、童话、寓言、故事、诗歌、散文、戏剧、幼儿文学等传统编选方法,而采用主题共读的设计思路。在“萝卜为什么回来了”这一主题之下,选了中国低幼童话代表性作品《小蝌蚪找妈妈》《萝卜回来了》《岩石上的小蝌蚪》《书本里的蚂蚁》。其中方惠珍、盛璐德的《小蝌蚪找妈妈》,随着水墨动画片的热播和被收入小学语文教材,已经成为中国家喻户晓、流传深远的童话经典。方轶群的《萝卜回来了》也以简单的情节、暖暖的爱意、故事结构的回环之美,成为幼儿道德教育的最佳范本。谢华的《岩石上的小蝌蚪》在中国具有重要的幼儿文学史意义,曾引起幼儿文学是否可以写黑暗、死亡等悲剧问题的广泛讨论。王一梅的《书本里的蚂蚁》则以精巧独特的构思,打破了以往幼儿文学创作故事的空间维度,在幻想与现实之间自由穿行。

此外,像常新港的《血肉故乡》、彭学军的《天晴了,下雨了》、三三的《蒲公英之歌》以及年轻作家吴新星的《玉簟寒》、吴洲星的《一头野猪》、郝周的《一个人的香火龙》等儿童小说,都具有浓郁的地域文化特色,这些作品都将童年生态植根于丰厚的中国人文精神内涵,其中的风土人情不再仅仅是故事背景,而是与儿童成长相融合,人物性格、情节事态等都是从人物所在的地域文化里破土而出的,真正展现出中国式童年的精神特质。

会议由大会主题报告和“儿童文学创作和阅读”、“儿童文学出版和传播”和“儿童文学理论和批评”三个专题讨论两部分组成。孙建江作研讨总结。

“蒋风儿童文学奖”正式启动、汤汤奇幻童年品牌战略合作框架协议达成、“温泉杯”合作协议签订……今天(4月14日),携着满满的干货,2019中国-武义童话大会在武义县璟园古民居开幕,“童话武义”翻开新篇章。

在创作哲学上,体现了从“孩子”到“人类”的转变。童话是用幻想建构起物与物、物与人之间的联系。儿童文学对孩子的成长有重要作用,但它的意义不仅仅局限于此。童话要朝更开阔深远的方向迈进,更需要经由它带领孩子到达人类认识世界的本质属性。在这个意义上说,童话具有天然的哲学属性,当下的原创文学创作,有着新的创作追求,朝着童年精神认同、民族身份认同与哲学维度的转向,将使中国原创儿童文学更加丰富多元,创作新探索与新追求,也将推动儿童文学艺术品质的提升与飞跃。

这套选集也是中国儿童文学生态一致性和多样化的最美体现。所谓一致性,是指“以儿童为本位”的中国现代儿童观和儿童文学观建构目标的一致性;所谓多样化,是指每种文体每个主题、每个作家、每个作品、每种表达的鲜明的个性化差异性。这套选集就是一部中国儿童文学的发展简史,中国现代儿童文学发轫之作叶圣陶的《稻草人》,开辟了一条中国儿童文学现实主义的坚实创作道路,后来的儿童文学创作一直延续这条道路,时代、社会、自然、生活和人们的精神风貌都在儿童文学之中集中体现出来。但是,每个时代、每个作家在运用现实主义创作手法时,又发生着深刻的变革。

纵观近五年的儿童文学短篇作品,作家们或深入内心去寻找童年诗学,为孩子建构本真世界;或从地域风土人情和传统文化里,让中国孩子的童年精神茁壮生长,富有使命与担当。中国原创短篇儿童文学对精神深处的童年书写,表征了当下成人对童年意义的祈望,既希望孩子能在与自我、他人和世界的交往与对话中,实现个人生命的成长,又期望孩子们在迈向成熟的路途中,在内心保持一份本真,抵御得住岁月的风雨。